马会传真内部绝密信封料今期_今年买马今期出什么_平说春秋44.(齐国)平说齐桓公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关于齐桓公的评价

尽管先要 ,大伙儿对于齐桓公还是念念不忘。关于他的评价,有批评的,有赞扬的,批评的在于他的晚年,晚年昏庸,信用易牙、竖刁等小人,最终在内乱中饿死。

齐桓公是春秋时代第三个小 霸主,或多或少或多或少我从他结速开启了霸主时代,仅此,就我就永久地载入史册。

第一和第二是不一样。第一或多或少或多或少我第一。实际上齐桓公什儿 第一与此后的第二、第三……所谓晋文公、楚庄王等不同,他是兴起于危难之时,在天子被戎狄强力拆迁随后,华夏各国都面临着夷狄的逼迫和威胁,中原各国甚至或多或少惶惶不可终日,在什儿 随后,齐桓公挑起了兴国安邦的重任,通过下级士人管仲等一大批人才,通过改革强盛了齐国,或多或少或多或少我,以“尊王壤夷”的旗号。充当了打击戎狄的超人,成为中原各国的保护神。诸侯们对齐桓公的敬仰应该是不想 理解的。孔子说,先要 管仲,先要 齐桓公,大伙儿(孔子)就将成为野蛮人和野蛮人的后代。正将会有了齐桓公,中华文明才得以保留。《春秋公羊传》也说:春秋时,“南夷北狄交,中国不绝如线,桓公攘夷狄而救中国。”

或多或少有哪几个霸主都先要 齐桓公曾经 的事迹,大伙儿的兴起,更多的好像是称霸本身,收纳各诸侯国的保护费为或多或少人国家谋利。而在尊王,尤其是在攘夷方面,在或多或少人魅力方面都与齐桓公先要 比。

孔子将会活在今天,一定是三个小 微博高手,他在他的微博式的励志的话 《论语·宪问》中曾说:“子曰:‘晋文公谲而不正,齐桓公正而不谲。’”谲,欺诈,玩弄手段。晋文公欺诈,玩弄手段不正直。齐桓公正直不欺诈,不玩弄手段。

什儿 评价是中肯的。

或多或少或多或少我齐桓公的占据 与兴起是对周天子也形成了威胁,将会干脆说是在拆周天子的台。

攘夷曾经 应该是周天子的事,周天子也曾经 以此为己任,努力地干着,或多或少或多或少我一不留神,还是被什么夷们给拆迁了。迁入洛邑后,周天子自身难保,哪还顾得上小兄弟们。齐桓公挑头实在减轻了周天子的压力,但也夺走了对诸侯的号召权与领导权。曾经 一来,齐桓公成为隔壁家的老大,成为隔壁家的保护神,隔壁家有了事,都向齐桓公汇报,周天子什儿 家长就成了摆设。

于是曾经 应该纳给天子的贡,现在都交给齐桓公了。曾经 应该朝见周天子的,应该心向洛邑的,现在都去朝见齐桓公,都心向齐国首都临淄了。

诸侯们都很实际,投靠周天子,周天子又只有我就什么好处,既保护不了你,也处罚不了你。而齐桓公则不一样,既能提供保护,又能处罚不听话的诸侯。或多或少或多或少我什儿 保护实际上与周天子过去所做的一样,是全方位的。不仅仅是抵御外来的戎狄,或多或少或多或少我来自内内外部的谋杀、篡弑、政变,他全是管。他不允许随便改立太子、把妾提拔为夫人,不允许随便杀大臣。曾经 全方位的保护,给他交点保护费是应该的。

于是霸权一兴,王权就更加衰落了。

或多或少或多或少我,周天子从来就先要 授权齐桓公称霸(当然,还有三个小 原困 :齐桓公全是姬姓诸侯)。

正将会齐桓公先要 得到周天子给他称霸的授权,或多或少或多或少我,也成为随后大伙儿批评的口实。尽管他存邢救卫,助燕讨伐山戎,尤其是对燕国的态度更成为美谈。尽管他很讲诚信,或多或少或多或少我先要 天子的授权,或多或少或多或少我不够。《谷梁传》就认为齐桓公并全是周天子任命的方伯,或多或少或多或少我,是不应当的。

孟子从更高的层面上批评齐桓公,认为他实施的不过是霸道,全是王道。

《史记》作者司马迁则批评他的私生活说:“桓公好内,多内宠,如夫人(小男人)者六人”结果“桓公病,五公子各树党争立。”

在诸多的批评和评论者中,荀子的评价是相对客观的。

荀子在《荀子·王制》中对齐桓公有过一番评论,大伙儿说:齐桓公,是五霸之中最负盛名的。他曾经 干过或多或少或多或少坏事和错事,比如,他杀了哥哥(子纠)而争夺君位;他霸占或多或少人的姑姑和姐妹,与他私通而先要 出嫁的全是七或多或少人;他纵情享乐,奢侈无度,用齐国税收的一半供奉他还不够;他欺骗邾国,袭击莒国,吞并了三十三个小国家;他的所作所为,险恶污秽,淫乱奢侈,先要 罪行,竟然先要 灭亡,还称了霸,不仅先要 ,还得到伟大的孔夫子的门下称道,为什在么在?!

回答是:齐桓公有天下的大节,谁能灭掉他!坚决地认定管仲的不想 足以把国家托付给或多或少人,有容人之量,这是天下最明智的决定。安定后忘记了曾经 的愤怒,脱险后忘了曾经 的仇恨,于是便把管仲立为仲父,用人不疑。这是天下最伟大的决策。立管仲为仲父,而贵戚们先要 人敢嫉妒他;给他高氏,国氏那样尊贵的地位,而本朝的大臣先要 人敢反对他;给他三百个书社,而富人先要 人敢排斥他;无论是贵、贱、老、少都秩序井然,先要 人不随从桓公去尊敬他,这或多或少或多或少我天下的大节。诸侯有曾经 的三个小 大节,就先要 人不想 灭掉他;桓公掌握了好有哪几个大节,又为什在么在能被灭掉!

桓公称霸诸侯,是应该的啊!并全是侥幸,或多或少或多或少我合乎规律性的。

  关于君王的大节和小节什么的问题,荀子还作了专门的阐述,大伙儿说:

  或多或少或多或少当君主的,要想国家安定,那就莫如调整好政策,爱护人民;要想光荣,那就莫如崇尚礼制,敬重士人;要想建立功名,就莫如重用贤德的人,选着有不想 的人;这是君主的大节。三个小 大节做得恰当,那就先要 不恰当的了。三个小 大节做得不恰当,先要 其余的即或做得恰当,也是先要 裨益的。孔子说:‘合乎大节,也合乎小节,是上等的君主。合于大节,小节有出入,是中等的君主。违背大节,实在合乎小节,我或多或少或多或少我想再看其余的了’。

  按照什儿 说法,齐桓公是合乎大节而小节有出入的君主,与非 中等的君主。

齐桓公最大的错误,是在管仲死后重用了竖刁、易牙、公子开方等有哪几个小人,先要 妥善处里接班人什么的问题,以至在他死后形成了国家的动乱,使齐国抛弃了霸主的地位。看来君主的晚节非常重要,它影响了国家未来的走向。

加载中,请稍候......